“中国现代会计之父”——潘序伦

发布者:彭梅蕾发布时间:2020-08-23浏览次数:27

导读

“始有暨南,便有商科”,暨南之经济学科史绵延至今百余载,暨南大学经济学院成立四十年,黄炎培、马寅初、王亚南等一大批名师鸿儒执教于此,他们耕耘学术沃土、培育栋梁人才,为暨南经院之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在学院庆祝建院40周年之际,特推出“暨南经济学人”系列文章,以表达敬意。

   

    他是一名不可多得的哈佛哥大双料“高材生”,是当时中国少有的在美国取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的留学生;他也是一位久负盛名的会计教育家。1924年秋回国,次年任暨南商科大学部主任等职,创办暨南会计学系,致力于引进并传授西方先进的会计知识与技术;他更是一位集大成的会计学家、会计实务专家和会计实业家。他创立的立信会计事务所是中国第一家会计师事务所,他就是“中国现代会计之父——潘序伦。

    学业上,他优秀非凡,

    对待学术问题的孜孜不倦令人敬佩;

    事业上,他功成名就,

    中国会计行业的发展离不开他的身影;

    课堂上,他严谨教学,

    教学大胆前卫、立志于教学视野改革;

    让我们一起走进这位暨南男神名师的传奇一生!

    潘序伦(1893~1985),中国会计界一代宗师,被誉为中国现代会计之父。他是不可多得的“高材生”。先后获得哈佛大学企业管理硕士和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是当时中国少有的在美国取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的留学生。

    他是久负盛名的会计教育家。1924年秋回国,次年任暨南商科大学部主任等职,创办暨南会计学系,致力于引进并传授西方先进的会计知识与技术。

    他是集大成的会计学家、会计实务专家和会计实业家。1927年1月,他辞去教授职务,创办了中国第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并创立了一个闻名中国的会计品牌——立信。

    在暨南任教期间,他大胆进行教学改革,对学生非常严格,上课的口头禅是“For instance”(举个例子), 常常加班……1927年辞去教职时,学校里掀起了一场声势不小的挽留活动。本文从细微处着笔,带你感受这位暨南男神名师的魅力。  

  

溯洄暨南

  


    图为国立暨南大学旧址

    1923年,暨南由南京迁往上海沪宁铁路的真如车站旁边,1927年更名为国立暨南大学,是当年上海四所国立大学之一。当时的大学部已设立有商学院、文学院、理学院、教育学院和法学院这五个学院,成就了暨南大学最辉煌的一段历史——真如时期。潘序伦就是在此期间任暨南商科大学部主任,并创办会计学系,为暨南商科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任暨南商科大学部主任:首创商教改革

 

    1924年春夏之交,留学美国的潘序伦,通过三年刻苦攻读,启程回国的日子终于到了。他在归国途中,绕道欧洲,周游13国,最后从香港坐船回到上海。

    潘序伦在任职之初,就提出了改革暨南商科教育的《改进商科大学、旧制高中计划书》,这份改革书思路开阔,洋洋万言,富有前瞻性,其主要内容有:

(一)增设预课,以提高南洋和国内旧制中学毕业生进入大学本科的素质。

(二)分设学系,以资深造。针对海外华侨工商业发展的需要,从原来单的普通商业专业,增设普通商业、银行理财、会计统计、国际贸易和工商管理等五个学系。

(三)增设学程(即课程),列出公共必修、各系必修及选修课程表,全部课程学分149分,课程总共36种。

    潘序伦提出的改革计划得到当时暨南校长姜琦的支持并很快在暨南实施,在当时国内尚属首创。潘序伦亲任会计统计系主任。西方会计理论的大量引进,即从潘序伦肇始;而潘序伦的会计事业,则是从主持暨南商科大学部和创建会计统计系开始的。

    1985年10月,潘序伦的学生与会计界人士在庆祝他从事会计事业60周年时,对于这位会计大师早年在暨南的功绩,无论是会计的教学改良还是学术研究成果,会计学界人士无不称道。

 


1930年《民国日报》国立暨南大学商学院十周年特刊颂扬前暨南商科大学主任潘序伦博士的精神

 

 

严谨创新教学:当他的学生很“辛苦”

 

    潘序伦在教学和管理上一向以严谨著称,对学生的要求很高。尽管教务工作繁忙,他还担任了许多骨干课程的讲课,例如《簿记》、《成本会计》、《审计学》等,不少课程用英文讲解,通晓易懂,对学生帮助很大,因而受到了人们的拥戴。

    曾经辅助潘序伦先后在桂林、广州和香港创办立信会计学校的蔡经济,是潘序伦在暨南大学的得意门生,据他忆述:

  

蔡经济先生

    “我第一次见到潘师是在国立暨南商科大学教务处前的大堂内,当时他戴了一项圆形的向上卷边的铜盆草帽,满面笑容地由火车站(上海真如火车站)走来,进入大堂之内,再转入教务处。可是,教务处的大门正在装修玻璃,未能即时进去,只好回出来同其他教授谈笑风生地商谈事情。不久,他又想转入教务处,可是大门仍未修妥。他对修理工说,再过五分钟,我一定要进去。结果,等了一阵,终于进入了教务处。此时已有许多学生在教务处等他解决关于学科和学分的问题,同时也有若干教授来同他商量关于教课的问题。他干净利落地一一处理完毕,使他们满意而归。不久,上课铃一响,他即带了教科书上课去了。当时有一位同学在我旁边,就对我说:‘毕竟是博士,一切照规定的原则办理,处事爽快,真是难得

 

1927年《时报》刊登国立暨南大学会计学会照片前排第二人起(自右至左)为杨汝梅叶渊徐广德潘序伦


    在蔡经济的印象中,当时潘序伦教他们的学科,是《簿记》(即《初级会计学》)和成本会计两科。潘序伦对于会计理论的讲解非常清楚,而且举例很多。因此,学生学后相当得益。他特别强调理论和实务结合。每教一课书,必有相当多的习题,要学生在课外去完成。假定学生偷懒而不做习题的话,那第二课习题又来了。所以,学生绝不能偷懒,否则习题愈积愈多,非但习题无法理清,而且连下一课的理论恐怕也听不明白了。潘序伦的学生都认为,做他的学生,的确是相当辛苦的当时有些同学因为偷懒的关系,修读了两个月,就无法读下去,只好少读簿记一科,实是相当可惜!



  

潘序伦编著的会计教科书及习题详解

    潘序伦主张理论和实务要结合,然后,可望有专长。所以,会计学科除平时有相当多的习作外,还专门设有一科即“会计实习”,专做特有的习题。会计学科的各种习题,有专人为之批改。批改中发现的问题,则由批改人分别摘出,交给有关教授在上课时答疑,务使学生弄懂为止。他还主张教学和实习分为两人处理,吸收分工合作之效。因为习题太多,一个教授就无法批改,由此可能减少习作。如果请专人批改作业,教授既可按时教授学科,而习题仍可照常进行。这对学生来说实在得益匪浅。此后,沪上各大学对于会计学科的教学,也采用潘序伦的方法。所以,潘序伦非但是中国会计的改革者,也是会计教学方法的提倡者。

 

名口头禅“For instance”、加班成日常

 

    在暨南大学,潘序伦的“口头禅”也非常出名,蔡经济记得很清楚:“由于潘师在教授簿记科时为使学生易于明白,常常举例特别多。那时大学教授都用英语讲解,每举一例要讲一句‘For instance’。因举例多,上一堂簿记课,虽然只有短短一个小时,确实要讲数不清的‘For instance’的字句。由此这个‘For instance’就被大三的学生——杨昌运同学,收集为潘师的口头禅。杨昌运同学收集了沪上各个大学(那时最有名的所谓江南八大学)教授的口头禅,集中写了一篇短文,刊登于上海最畅销的《申报》自由谈内。我们才知道潘师的‘For instance’也被收集在内。后来,我们再注意一下,确有这种事实。”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潘序伦(左)

    潘序伦与他的学生蔡经济的结交还因学生成绩的缘故。因为蔡经济虽然是上潘序伦的簿记班,但潘序伦上课从不点名,一上课就是不停地讲解,一直到下课钟声响起,他才停止讲课而离开教室。他很少在班上同学生谈话,事实上也没有时间谈。除了学生问问题外,一直在黑板上大书特书各种“For instance”。那时同学们的簿记习作,是由一位大学四年级的林仲川同学批改的。据林仲川说,一次簿记期考,蔡经济得到第一名,他就将考卷交给潘序伦看,潘序伦看了相当高兴,同时对林仲川说,有机会希望见见蔡经济。

    过后不久,蔡经济到学校教务处接洽事宜,那时刚巧林仲川同学也在教务处工作,就将他介绍给潘序伦。从此潘序伦就认识蔡经济了。数日后,蔡经济即被调到教务处工作,受潘序伦的指挥;办理日常教学的事务。从那时起,潘序伦与蔡经济结下了终身的友谊。

  

潘序伦先生的读书笔记

    潘序伦对于工作如痴如醉。他的办公时间同普通职员一样,上午八时即到办公室,下午五时才落工。可是,常常有这样的情况:到了下班时,职员都走光了,而只剩下潘序伦一人,还在做他未做完的工作,考虑明天做些什么工作。学校没有加班费的补偿。所以,蔡经济等人为他在晚上做些工作,他总是非常客气,常常对他们说“对不起,对不起”等语。有时除了说客气话之外,又给他们一两元钱或一些生果,作为工作的酬劳。

    在蔡经济的印象中,有一次,暨南商科大学一位高级人员到教务办公室拜访潘序伦,潘序伦说:“要我做对人不起的事,我是不会做的。”原来此人要请潘序伦发起倒校长的台,他执意不从。

    1927年1月,潘序伦要辞去教职,去执行会计师业务时,学校里掀起了一场声势不小的挽留活动。



1927年《申报》刊登“暨南商大挽留潘序伦”、“暨南商大挽留潘序伦续闻”

 

 

“三位一体”的会计王国,会计学集大成者

 

    1927年辞去教职后,潘序伦开始执业会计师,在上海创办了“潘序伦会计师事务所”,并附设会计补习夜校,1928年,改名为“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他先后开设和创办簿记训练班、立信会计函授学校、立信会计专科学校、立信会计高级职业学校等,形成了兼具大专中专、职业补习教育在内的完整会计教育体系,为社会培养了大批会计专门人才。

  



上世纪40年代的立信校舍

 

潘序伦倡导的“立信”精神

 

     潘序伦一直致力于会计理论的革新和会计人才的培养,长达六十多个春秋,开创了学校、事务所、出版社三位一体的立信会计事业,成为中国现代会计学界的泰斗,被国际会计学界尊称为“中国现代会计之父”。他对财政、金融、税务经济管理有很深的研究,在会计学、审计学等方面有很深的造诣,是一位集大成的会计学家。

  



潘序伦晚年仍手不释卷

 

    潘序伦先生一生著述颇丰,有专著(包括译著)三十多部,学术论文百余篇。他引用王安石的“合天下之众者材理天下之财者法,守天下之法者吏也。吏不良,则有法而莫守;法不善,则有财而莫理”作为会计工作的指导思想,以毕生从事的会计事业和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的实践,树立了会计行业的诚信和职业道德的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