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综合要闻
在线教学是一场大考
时间:2020-03-10       浏览量:10


 

212日,暨南大学发出“开学不返校、停课不停教、停课不停学”的通知,要求从32日开始开展线上课程。

暨大经济学院财税系唐飞鹏副教授坦言,看到这个通知时,满脑子都是问号,带着惊讶、困惑、忐忑的心情不断学习文件精神,观看培训视频,半夜三更偷偷试课,研究多种应急预案,“我活生生被练成了‘网络达人’”。唐飞鹏老师的心路历程应该是大多数老师的真实写照。

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曾说:“教育是心心相印的活动。”面临着“连眼神都确认不了”的“云课堂”,老师们如何与学生做到心心相印呢?经过一周的正式上课,老师们总结出了自己的办法,其中不乏“奇招”。

妙招一:直播玩游戏

当老师说第一节线上课程会直播“玩游戏”时,暨南大学经济学院2018级金融学专业本科生李卓煌既兴奋又好奇,老师没让他失望,第一节线上课程,老师先让同学们体验了一个关于瘟疫的游戏,他从这个游戏谈到新冠肺炎的传播,全国的医疗资源向湖北倾斜,然后切入到国家财政的重要性、国家机器的运转等,整堂课条理清晰,逻辑严密。

课程是这学期新修的,李卓煌还没见过这位老师,但他猜测:“老师应该很年轻,像我们的同龄人,经常用‘网络用语’跟我们互动,讲课幽默风趣,非常生动,我们都很喜欢他,也喜欢这门课程。”

财税系陆超云老师知道同学们的反馈后,谦逊地说:“同学们太过奖了!其实这只是我的一个突发奇想,不过我自己设计了一个游戏,还会在接下来的课程里让大家体验,就是让同学们通过演讲、拉票、投票、决议的过程,感受财政学里面公共选择的意义。”

线上课程最大的弊端就是老师看不到学生,不能对学生的学习状态进行监督,学生也反映,在家没有学习氛围,很容易分神,为了让学生持续集中注意力,陆超云老师认为,老师的输出效率和信息密度一定要够,上课方式也要更灵活多样。

妙招二:结合案例拆解理论,鼓励大胆发言

特区所武文杰教授曾在英国高校任教,线上课程应用非常广泛,他认为,在本质上,线上授课提供了一种社交媒体等在线资源与学生互动的有效教育方式。他采用积极活跃的授课方式来启发和拓展他们的知识面,希望同学们获得学术和实践技能,将来在工作中也能发挥实践技能,在讲授消费城市经济理论时,他结合具体的国际案例和数据,跟同学们一起研讨,拆解理论应用于实践,让同学们对相对“枯燥”的理论知识内化于心。

武文杰教授(左)在格拉斯哥大学任教时候与教学团队成员合影

许多同学都反映,武文杰老师的课生动活泼,启发性强,“一看PPT就知道他花了不少心血备课”,周莹虹同学说,“武老师讲课声音清晰,内容很有条理,他总是鼓励我们大胆发言,积极参与讨论。”黄晓阳同学说,武文杰老师讲授的内容紧跟区域研究热点,题材新颖,而且非常注重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鼓励发言,坚信参与讨论会产生知识外溢,同时注重培养学生的表达能力以及对论文的拆解能力。

特区所贾善铭副教授在试课环节就发现,原来传统授课方式和课件都不能适应线上教学要求,于是,他进行了调整,增加了课堂讨论的环节,设置层层递进的课堂讨论题目,让学生在思考问题的过程中,不断接近空间经济学的真相,让他们感受到探索的乐趣。

同学们都反映贾善铭老师的课堂既不过于轻松也不沉闷,忽略网络偶尔不畅的情况,整体教学效果很好。牛犇说,贾老师要求他们在思考问题时,一定要弄清楚自己心里是不是有一个标准以及这个标准是参照其他研究还是自己设定的;目前自己查到的这些资料是不是解决了自己内心的疑惑以及如何让自己在思考问题的过程中领略到研究的乐趣。

特区所2019级硕士研究生李书凝在认真听课

妙招三:在线答题

金融系王玮教授本应面对的是100多双亮晶晶的眼睛,当她看着安静的电脑时,特别担心冷场,为了保证学习与参与的有效性,她准备了一些基本的知识点当堂测试,给每个学生表现和输出的机会,问题一抛出,“请开始作答!”学生们热情高涨,答案一波接一波,王玮老师最后将作答情况小结,以便让同学们加深印象。王玮老师说,课后她把教学记录整理存档时发现,一堂课的交流内容居然有75页之长。

一位同学觉得王老师像一位兢兢业业的“管事”,课前发布课程信息,课程前一晚提醒大家早点休息,像中小学老师一样细致。老师的敬业精神赢得了大家的好感,课堂提问环节同学们也特别踊跃,一位同学说:“可能从大学开始,老师提问之后,只是多了更多‘低头族’,但是线上,少了教师在教室内的那份‘威严’,没有了真实的面对面教学,老师一个问题在群里抛出,可能有几十学生在群里回复消息;面对大家的提问,王玮老师也在群里发图片,发语音,为大家解答。”

总体而言,一周的实践下来,老师们慢慢摸索到了线上课程的特点和规律,总结出来自己的经验。金融系陈创练教授表示,“受板书限制,线上课程要简化授课的有关公式和内容,甚至调整教学结构,先讲授多倾向于实践少理论的内容,也让学生多动手编程,实现课程自习。”经济学系周泳宏教授表示:“在慕课学习之后,展开补充内容教学、课堂练习、讨论和答疑,要通过提问、文字聊天和云因通话的方式和学生进行交流互动,以保持课堂的活跃度。”

周泳宏副教授正在线上授课

一些老师表示,网课与课堂有机结合的高效率教学模式值得进一步探索。

    唐飞鹏老师表示,教学9年来一直习惯传统教学模式,从未发现网络教学原来可以这么实用。

国际经济与贸易系徐林清副教授表示,因为教师熟悉讲台的场景,但不熟悉使用摄像头和麦克风的场景,因此过去课堂教学和在线课程教学一直是两张皮。现在,特殊的教学环境迫使老师使用摄像头和麦克风教学,教师经过短暂的适应期之后,发现实际上新的教学场景也很容易驾驭,而且发现课堂教学和网络直播教学各有利弊,可以有机结合起来取长补短。例如可以将网络授课工具作为全天候的讨论、答疑平台,参与者可以更加灵活,而课堂作为重点、难点讲解、班级层面协作的平台,要求所有学生出席。网络也可以作为课堂教学的有机补充,用于课堂测验、批改学生作业等场景,这些雨课堂、学校的BB系统都可以轻松做到。

然而,线上教学对师生的挑战依然是很大的。

挑战一:开不开摄像头,这是个问题。

许多老师打开自己的摄像头,让同学们看到老师讲课的样子,如金融系的时旭辉副教授,会尽量还原现实课堂的场景。

财税系余英副教授选择不开摄像头,只用语音,她幽默地表示,“主要不希望一个老师的学识和才华被头像打断”。余英老师会提前一个小时来到办公室,把每节课的授课要点记录下来,课程进行中随时提问,学生开麦提问或回答问题,课后总结课堂得失,根据学生的提问和回答来提炼下节课的知识点和细节。

贾善铭副教授在上课之前做了一个“是否打开摄像头”的调查,结果100%的同学选择:不开。但在授课中贾老师发现,作为研一的同学,他们的求知欲很强。

  

许多老师表示,网络隐藏了身份和面孔之后,同学们的表达欲、参与感更强了,“表情包”、“网络语言”的使用也拉近了师生之间的距离,互动性更强了。

    但师生之间不开摄像头,老师不能对学生形成有效监督,学生看不到老师授课时的表情和动作,教学效果多少会受到影响。


挑战二:在家上学缺少学习氛围,缺乏监督,主要靠自律。

有人说:“在家学习的热情就像回家后妈妈对你的态度一样,随着在家里呆着的天数呈反余弦曲线式下降。”

一位本科生表示,如果没有逼着自己坚持做笔记并且和老师互动就很容易走神或者想做其他事情,有的老师口音很重,语速非常快,很多同学都说跟不上老师的节奏。

  

有的同学表示,在家上课有时会受到家人干扰,影响上课的连贯性,还有的同学感觉没意思,甚至会退出了事。

很多同学表示,一天长时间盯着电脑、手机屏幕,眼睛非常疲劳,腰酸背痛。

    大多数同学都明白,这些困难只能自己克服。2019级税务专业的谢王欢同学认为,“线上教学肯定没有线下教学效果好,但在特殊情况下这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不管在家效率如何,我觉得还是得先学,才能不断逼迫自己提高效率,这既然是新鲜事物,那我们就要调整自己去适应,加强与老师同学的沟通。”


挑战三:客观环境受限,带来许多不便

受疫情影响,许多师生还滞留在外地,林子然同学春节假期去了新疆过年,结果一直滞留到了现在,他表示,如果上早课,天都是黑的,饭点和上课时间冲突,只好吃面包凑合,另外,网速也一般,时常卡顿。徐林清教授也在河南,他表示,幸好他习惯将自己的所有的工作文件同步,电脑和书也随身携带,设备齐全,不影响教学科研。

有老师反映家里的网络坏了,请师傅来家里修理也不像平时迅捷,只好用流量上网授课,网速受影响,容易卡顿。

陈创练教授表示,他原定计划是除了教授金融风险管理的基本原理,还有教授用RMatlab软件实现对所有金融风险的估计,网络授课对于软件的教学具有天然的短板,对于这一点,他目前正在摸索如何通过网络教学软件实现。


 “疫情是一场大考,更是一面镜子。”疫情之下,如此大规模地应用在线教育,既无经验可借鉴,也无现成的模式可沿用。对习惯于传统教学的老师来说,打通在线教学的每一环都像是“闯关”;习惯于在老师监督下学习的学生来说,面对无人约束的“云学习”,会觉得茫然无措。然而,正如萧伯纳所言:“自我控制是最强者的本能。”大考之下,老师们在努力探索,同学们更应该加强自律,勤于钻研,勇于探究,格物穷理,志在青云。

余英副教授在教学手记中写道:“他们很想念膳北的烤红薯和兴东的炒粉,以及彩虹门和图书馆,而我呢,更想念课堂上学生们亮晶晶的眼睛。”

让我们共同期待,春暖花开,相约暨大经院。

  

余英副教授和同学们在一起



 

返回原图
/